还有一阵悠扬的琴声随之响起

分享到:
说的也是。他们此次乃是对上四季楼的四大尊者联袂,岂有幸理?!但现在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一人嘿嘿一笑:“显而易见啊,三大家族的玄兽幼崽还在咱们手里,只要我们将之送回家族,就是大功一件。”
 
    “不错。不过我们也不能现在就回去,干脆就在这里打个山洞,大家躲上一阵,等到几天一切后尘埃落定,有了确切的生死消息再回去。最多再在身上弄点伤痕,搞得凄惨一些,料想春秋夏三家的长者也说不出什么。”
 
    “妙计!”
 
    “那边山坡就不错,不但背风而且还暖和,咱们就去那边安置,对了,还得找点干柴,这天气光凭玄气硬顶,真心的顶不住。”
 
    “好。等三天。”
 
    ……
 
    另一边,修为暴增,修境大进的云扬仔细感受着浑身上下涌动的力量,自己从来都没有这般的强大过,却也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像是今天这样的没有底气!
 
    大雪飘飘落下。
 
    老梅缓步走来,站在他的身后。
 
    “老梅,你现如今的修为如何,可有精进?”云扬问道。
 
    “很有进展,目前已臻十成大圆满巅峰层次。”老梅很简洁的说道:“甚至有感觉到,只要再有一点点契机,就能突破此境,臻至更高层次。”
 
    “嗯。”云扬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雪花,轻声道:“老梅,命是最重要的,眼下以此为第一优先,不要妄动。”
 
    老梅轻轻的笑了起来,他的脸上乃是一片淡然:“公子,我知道的。”
 
    方墨非的声音传来:“你知道什么?”
 
    大步走了过来。
 
    “老方,你这会突破到什么层次了?”老梅问道。
 
    “已经是一重天巅峰了,还是比你高吧?!”方墨非很是满足的笑着反问道。
 
    这俩人的修境竞争从一开始就再没有止歇过,偏偏老梅一次都没赢过!
 
    白衣雪飘然而出。
 
    “我如今已臻六重天中阶,若是再对上那刀尊者,我有信心在百招之内灭杀此獠!”白衣雪长长吸了一口气:“我甚至感觉,我现如今的修为在这天玄大陆已经走到了巅峰,就算是对上凌霄醉,也可一战!”
 
    云扬微微笑了起来,道:“修境巅峰……还早着呢。”
 
    “你那感觉只不过是修为增长太多而生出的一种错觉而已,若是当真对上凌霄醉,他一招便足以灭杀了你!”云扬淡淡道:“唯有你更加的一步步强大之后,你才能真正看得到……真正的天下英雄!”
 
    白衣雪虚心点头,他亦是修行大行家,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就如是人的财富身家,拥有几百两银子的人,便可在一个村子里作威作福,可以睥睨全村,认为自己天下第一,牛逼的不得了,优越感十足,而此村的村民真的会仰望他,认可他是那片天空下的第一人。”
 
    云扬慢慢的道:“而拥有几千两银子的人,则可以在一个镇子上充满了优越感了;但更高一层,却需要拥有至少几十万银子,才能在一个小城市里感觉有底气,在面对大多数人的时候,有优越的感觉。”
 
    “但是,就算是你拥有了几千万,到了一些真正的大城市,比如说天唐城这等地方;也只会感觉自己其实没有多少钱,随着眼界的开阔,便会渐渐知道自己的渺小,纵非微不足道,终究非是真正的顶峰之人。”
 
    云扬的脸上有一种淡淡的讥讽,这种讥讽,乃是对整个天下人。
 
    “等到你真正拥有富甲一方的财富之时,在整个天唐城都无人可以与你在财富上比肩;你会发现,其实你还欠缺力量,欠缺权力。”
 
    “到那个时候,你的追求,就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而唯有走到力量与权力的尽头,你才有资格知道,这个世上,原来还有长生不老。”
 
    “眼界,就是这么一步步打开的。”
 
    “白衣雪。你现在的份量,不过只是去到了一个小城市,腰包里有百万的臭暴发户级数而已。”云扬微笑道:“等你意识到你自己其实还是很弱小的……唯有到那个时候,你才算是又进了一步。”
 
    白衣雪干笑一声。
 
    臭暴发户……
 
    公子您的比喻真是清奇美妙、耐人寻味啊!
 
    “这一次,等我感觉差不多了,就会传出命令,大家分头撤走。”云扬认真地说道:“要记住,此役的重点是,保重自己的性命,这个是第一优先级!”
 
    “是!”
 
    云扬看着前方雪龙翻卷,轻声道:“来了!”
 
    ………………
 
 
------------
 
第五十五章 宁将生死换一问
 
    相比较于云扬的小心翼翼,费尽心思筹谋如何保命全生,雷动天可谓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此际正负手站在窗前,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派踌躇满志,眉宇之间,更尽是一种剑试天下的豪气!
 
    “一人一剑,单挑四季楼!”雷动天豪情荡漾的说道:“本公子的这份壮举,足堪在这天玄大陆,缔造另一段传说!”
 
    一边的老穆不由自主地翻了翻白眼。
 
    你一人一剑单挑四季楼?
 
    那我呢?
 
    我就问问你……我在哪儿呢?哥这么一个大活人活生生被你整隐形了么?
 
    “确实是足以轰动天下的壮举!”老穆言不由衷的撇着嘴,违心的吹捧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感觉满腹酸意,几至难以压抑之境!
 
    “唯一可惜的确实,这片云府注定要毁灭不存了!”雷动天看着那一片美轮美奂的连绵屋舍,叹了口气:“委实是我连累了云扬兄弟。”
 
    老穆叹口气,能够说出这句话,算是天良发现吗?!
 
    又或者只是猫哭老鼠,鳄鱼的眼泪?!
 
    你咋不说你早早就惦记着谋划人家的元阳呢?!先骗其人,再骗其心,最后连身体也不放过,全部活剥吞下,点滴无遗呢?!
 
    便在这时,半空中原本静静飘落的雪花突然间莫名凌乱起来,有些显出急速旋转之相,有些则是逆向冲天而起,还有一些,就此静止在了空中,巍然不动。
 
    与此同时,一股铺天盖地的凛冽杀气,如同大海涨潮之浪潮,从远方席卷而至,其势滔天、沛然莫御!
 
    触目所及,尽都是白蒙蒙的雾气,连带地上那些刚刚飘落的雪花也似乎在逐渐的凝结成冰霜。
 
    还有一阵悠扬的琴声随之响起。
 

欢迎转载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 » 还有一阵悠扬的琴声随之响起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