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二人心急如焚的冲了上来遥遥出手

分享到:
雪尊者登时勃然大怒。
 
    剑尊者一声狂怒的长啸:“跟他多说什么?谁是雷动天?赶紧给我滚出来受死!今夜之后,世间不存天外云府!”
 
    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你就是那个什么剑尊者?叫嚣让本少主滚出来受死?!凭你还不够格,不过,你若是滚下去,倒是相得益彰!”
 
    随着说话声音响动,雷动天的身影蓦然出现在天空中,背负双手,一派我是绝顶高手的风范。
 
    下面,云扬的声音持续响起:“或者该这么说,四季楼的行事方针向来便是如此,做下的事情,从来都不敢承认!”
 
    只是这会,四大尊者的眼神、注意力早已悉数聚焦到了雷动天的身上。
 
    相对于云扬这只蝼蚁而言,雷动天才是此役的重点,他们可是齐齐清楚地感觉到,眼前这个雷动天的气息异常强大,绝对是自己这一生仅遇到的几个劲敌之一!
 
    一个个都是全神贯注,玄气迅速弥漫全身,对于云扬所说的话,直接抛在脑后,根本不予回答。
 
    尤其是曾经跟雷动天交过手的雪尊者,他可是很清楚雷动天的实力,这会岂敢又一丝一毫的放松戒备,自然无暇顾及其他。
 
    但他们却不知道,云扬所有的问话,所有的铺垫,最终的目的,其实就只是为了那最后一句话。
 
    四季楼做了的事情从来都不敢承认么!?
 
    从来都不承认么?
 
    雷动天听在耳朵里,即时印入心中,愈发的怒火万丈,无从抑制。
 
 
------------
 
第五十六章 七情之威!
 
    “就是你杀了我五弟?”剑尊者看着雷动天,杀气凛然的说道。
 
    “就是你们,掳走了我的未婚妻?”雷动天深吸一口气,霹雳一般一声大喝:“赶紧把人给我交出来!还有你们搞出来的那个风尊,也一起交出来!”
 
    剑尊者破口大骂:“放你娘的屁!什么未婚妻!你杀了我五弟,赶紧给我偿命来是正经!”
 
    话音未落,如龙剑光已经化作了滔滔银河,竟是二话不说,正面强袭来攻!
 
    雷动天怒火愈盛,对方果然是做贼心虚,竟然居然连话都不敢跟自己说了!
 
    “四季楼果然尽都是卑鄙无耻之徒!做下的事情从来都不承认!”雷动天一声长啸:“那我就打得你们承认!”
 
    却见雷动天右手蓦然一举,捏了个奇怪的手印,随即一指点出,朗声道:“天意我手,赐君以喜!”
 
    剑尊者亦知对方实力惊人,不敢轻心,径自一剑格挡,全力守御,却发现对方大张旗鼓的动作,并没有什么强横力量传来,不由得一怔,怒道;“故弄玄虚,搞什么鬼把戏!”
 
    随即纵身又上,攻势更胜之前。
 
    然而就在剑尊者再度出剑的同时,心中却莫名地感觉到一种想笑冲动,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天下间,自己一生之中所有的笑料,尽都集中凝现在了自己眼前。
 
    那是一种乐不可支、控制不住的极端冲动。
 
    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剑尊者放声大笑,笑得肆意张狂,声震九天。
 
    大笑声中,他仍自出剑,剑光一如往昔,如龙腾九天,刷刷刷,接连不断的七百多剑,一气呵成,全无异样,但他的笑声,却也是如同长江之浪,半刻也没有停止过!
 
    一边笑得前仰后合,一边持续出剑。
 
    然而纵使剑尊者的剑势沛然如前,此刻却几无收效,剑尊者的真实修为本就不如雷动天,而此刻更是在出剑同时,失控大笑,笑得身子都在不停颤抖,自然谈不到任何精准、精确,更遑论威胁对手。
 
    雷动天只是一个很单纯的迎战,剑尊者就瞬时被压在下风,全面的下风。
 
    可是他即便身处左支右拙,狼狈不已之境,口中却还是在爽朗的大笑,似乎自己被人打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乃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情。
 
    雪尊者见状不禁吃惊非小,登时飞一般冲上前来。
 
    人没到,雪花刃已经疯狂飞舞。
 
    漫天雪花,在这一刻,都变作了雪尊者手中的利器。
 
    雪尊者自以为很知道雷动天的战力,是以刚才剑尊者单身独挑雷动天,雪尊者便没有即刻入战,在雪尊者的判断中,剑尊者之战力固然稍逊于雷动天,但差得非是悬殊,至少一时三刻可保无虞。
 
    己方虽然综合战力占优,但雷动天亦有那个老仆帮手,由剑尊者单身缠战,消耗其部分战力,再由自己联手冰霜两人,三人联袂,合施极寒三重奏之招,当有望一击绝杀对方!
 
    雪尊者盘算打得极好,可现实的发展大出其意外,剑尊者与雷动天普一交手,就陷入了全面的下风,甚至是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败亡敌手,是以雪尊者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战略战术,赶紧过去援手是正经,若是剑尊者当真败亡,双方战力就要即时逆转,大败亏输也不一定!
 
    “老大,你怎么了?你笑什么?”
 
    “我笑……哈哈哈哈……笑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妈的我也不知道我哈哈哈哈哈……”
 
    剑尊者心中脑子清醒,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现在的狂笑状态绝对不正常,却又实实在在的遏制不住那种疯狂的笑意,只能保持一边打一边狂笑的状态,态势丝毫不见好转。
 
    砰!
 
    雷动天一脚神出鬼没地正整踹在剑尊者小腹,剑尊者大叫一声,狂吐一口鲜血的同时兀自狂笑不绝,纵使身子腾云驾雾一般被踹出去几十丈,口中竟还是大笑不已:“哈哈哈哈……”
 
    雪尊者吃惊更甚,急忙大声提醒道:“兄弟们小心,这个家伙会妖法!”
 
    雷动天哼了一声,突然间在空中急疾一旋,转向向着雪尊者这边冲来,右手高举过头顶,再度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大喝道:“天意我手,赐君以忧。”
 
    一指点出!
 
    雪尊者冷哼一声,却是即时应变,关闭了自身全部的六识,更兼雪花刃急速飞舞,在自己身前化作一片雪墙,力保不失。
 
    雪尊者自信,自己这般全力守御,就算对方战力高出自己不止一筹,也绝无可能一招破防!
 
    但也不知怎地,心中蓦然生出许多忧心:“今天最终能不能胜呢?这个人实在太强大了,我的守御真正能防御得了么……这个人的妖法犀利,能不能把我们全部克制住呢,我们会不会都死在这里?这件事情究竟应该怎么应付?”
 
    浓浓的忧虑笼罩心头,一时间甚至不愿意再出手抵抗,就想着好好思考,怎么能够破解。
 
    而此刻,雷动天的攻击已经到来,杀机临门。

欢迎转载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 » 冰霜二人心急如焚的冲了上来遥遥出手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