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正中其他胯下要害还径自捞走了一件物事

分享到:
 
    完全回过神来的四大尊者,却是齐齐发出一声怒吼,一声充满怒意的嘶鸣!
 
    这四位尽都是成名久矣,天玄大陆老牌子顶峰强者,此役更占据人头优势,却在不知不觉之中着了道儿,险险一败涂地,甚至还是败亡得不明不白的那种;简直是这一生都难以洗刷的奇耻大辱!
 
    “血洗云府!寸草不留!”
 
    然而风声飒然。
 
    四大尊者齐齐注目之瞬,却见原地早已失去了云扬的身影。
 
    唯有远方风雪中,一道紫衣人影正自抱着一个人疯狂逃窜!
 
    剑尊者一声冷哼,长剑一抖,发出一阵龙吟一般的呼啸,刹那间身剑合一就追了上去!
 
    “云扬,哪里走!”
 
    霜尊者留在原地,突然双掌一展,随着轰的一声,整个天外云府范围内的所有建筑,就此彻底倒塌,沦为一片废墟、满目疮痍!
 
    然后便是寒光一闪。
 
    重创在身,仅余一口气,昏迷在地上的老穆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已经身首异处!
 
    可怜一代强者,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惨死在风雪中。
 
    甚至,临死之际都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剑尊者,想要索命须得先过我这一关!”
 
    一道人影斜斜的冲上半空,如同旗花火箭一般,剑光悍然闪动,强势拦住了剑尊者的去路。
 
    白衣雪。
 
    不过现在白衣雪一身黑衣,穿着俗气,面容恶心,剑尊者哪里还认得出来。只以为是一名无名高手,大怒道:“螳臂也敢挡车!找死!”
 
    叮叮叮……
 
    两把剑在眨眨眼的时间里先后碰撞了千百下!
 
    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白衣雪一声闷哼,身上飚射出几道血箭,整个躯体歪歪斜斜地降落下去。
 
 
------------
 
第五十八章 阴沟里翻船!【第二更!】
 
    白衣雪的修为虽然提升了许多,尤胜刀尊者当日两筹,但比起四大尊者之中最强的剑尊者,却还是相差太远。
 
    但他此际拼命出击,终究是让剑尊者追击的势头缓了一缓。
 
    而且,白衣雪可是在剑尊者全力追击的过程中,强势对拼,绝对是虽败犹荣,更别说只是受了一定程度的伤损,便即隐入了风雪之中,非但完成了阻击动作,外带全身而退。
 
    剑尊者于此役接连不顺,心头怒火更炽,正要继续衔尾杀下去,突然感觉前方似乎有玄气异常波动,注目看去,只见前方的漫天风雪中似乎漂起一颗只得巴掌大的雪球,浮浮沉沉的迎面而来……
 
    “什么鬼?”
 
    剑尊者满腹狐疑的看过去,顺手过去一道剑气。
 
    “喵呜……”
 
    却是一声细弱的猫咪叫声传来。
 
    “一只小猫?!”剑尊者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小猫……怎么在全是风雪的空中漂浮着?
 
    正自其思索的当口,却见到那风雪中喵呜不息小白点突然猛地一下子涨大了数十倍,百倍!
 
    一张血盆大口猛地张开!
 
    “吞天豹!”
 
    剑尊者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毕竟这一役中,变生肘腋的事情实在太多,太频繁了。
 
    只可惜他的反应终究是慢了一步,当他意识到眼前猫咪竟是吞天豹化身的时候,一道金光已经从吞天豹的口中喷了出来!
 
    这一道金光的速度,端的快得难以形容,难以想象!
 
    “轰!”
 
    剑尊者大叫一声,近乎本能横剑一挡,险之又险的封堵到那道金光,然而那冲击至剑身上,却是即时爆散成为漫天风刃,攻势竟是更甚!
 
    剑尊者再也无从趋避,闷哼连连,全身玄气都运转起来,护住上半身……
 
    剑尊者以剑著称,攻击力于五大尊者之中稳居第一,无可争议,但亦是因为其过度追求杀伤力,其本身的抗击打能力不免较逊,此际变生肘腋,催动玄气护身,硬抗漫天风刃,乃是最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剑尊者为求守护自身要害,将绝大部分的玄气都集中到了上三路,毕竟比较于下半身,还是上半身的要害更多,对方针对落点也该更多的集中于此。
 
    嗖嗖嗖……
 
    好一阵风刃倾泻之余,一道道细细的血线在剑尊者的身上出现,那一头长发,连同眉毛,眼睫毛,胡子……都被剃得干干净净!
 
    剑尊者虽然毛发皆去,但凭着浑厚剑罡护身,受损仅及皮肉,未受重创。
 
    剑尊者方庆侥幸之余,却又感觉前方风声飒然。
 
    却是一道小小的影子已然近身。
 
    剑尊者闭着眼睛一声暴吼,剑罡再度凝聚,他已大致估量出那吞天兽的攻击力度,吞天兽虽然是九品玄兽,来袭之吞天豹更是超阶品质,但却只是一头幼兽,并不能当真突破自己的护身剑罡,只要牢牢守住上三路,可保性命无虞,而只待自己回过手来,自能轻易反转局势,绝杀那小兽崽……
 
    剑尊者的盘算打的蛮好,可惜就在其将剑罡再度催谷,严密防守上三路的时候,却只感觉下身乍然一阵剧痛袭上心头!
 
    “嗷~~~~”
 
    剑尊者一声悲天惨嚎,只震得漫天雪花都粉碎了!
 
    这一声,实在是悲剧之极、悲惨至极!
 
    那小爪子的最后落点,竟是非其上三路,而是正中其他胯下要害,还径自捞走了一件物事!
 
    鲜血淋漓!
 
    嗯,就像是一个贼,来到人家蒜地里,随手一抓,就偷走了一头,绝不回头的跑了!
 
    剑尊者整个人都痉挛了起来,疼得几乎晕过去。
 
    有些恍惚的照眼看过去,赫然看到眼前有两道小小的身影,正自化作了两条白色轨迹,向着远方逃走了!
 
    他终于明白。
 
    这吞天豹竟然不是一只!
 
    而是特么的……两只啊!
 
    前一只的攻击光团被自己剑路所封,化整为零,自然无能突破自己的剑罡护身,但依然冲过来,吸引自己注意力,而第二波攻势却是由另一头吞天豹发动,不但是锐点攻袭,更瞄准了自己不曾提防、多加防患的下三路,一击之下,得手无虞!
 
    坑死了!
 
    剑尊者如何能够想到这等罕见的吞天豹幼崽竟有两只,他早已将全部注意力都用来防备正面来袭的那一头,根本就没有发现,更加没有想到,尚有另外一只吞天豹无声无息的接近了自己,更发动邪恶突袭!
 
    明明就只是这么简单的掩护,居然让自己这个老江湖也着了道儿……
 
    谁能想得到吞天豹居然也会用计?
 

欢迎转载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 » 而是正中其他胯下要害还径自捞走了一件物事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