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而他顾江流只用了二十

分享到:
 他只是对着楚休等人道:“认识一下,这位是剑王城出身的高手,战剑堂剑术教头,‘炎河剑’顾流江顾先生。”
 
    剑王城领头的乃是一名三十多岁,面色冷峻,手持一柄赤红色长剑的武者,闻言他只是点了点头,甚至连句话都没说。
 
    在场的其他人都是挑了挑眉毛,这厮虽然傲倨的很,不过来头也是不小。
 
    剑王城有四大剑堂,战剑堂专研剑道杀法,悟剑堂专研剑道真谛,意剑堂专研忘我剑意,形剑堂专研剑式法门。
 
    这四大剑堂当中,唯有战剑堂出身的武者最为好战,综合战力也是最强的存在,而且这顾流江虽然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不过他既然身为战剑堂的剑术教头,想必其在剑法之上的造诣也是十分惊人的。
 
    魏九端又指着其中一名有着外罡境的年轻武者道:“这位是剑王城的年轻俊杰,‘风行云剑’林开云,听说林少侠位列龙虎榜,正好我关西分部也有一位年轻人位列龙虎榜,说起来也还算是缘分呢。”
 
    那林开云的外面也只有二十多岁,名字听起来风轻云淡,相貌也偏向俊秀,但实际上眼中却是始终带着一抹浓重的锋锐之意,表情冷峻,看着便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听到魏九端说关中刑堂也有龙虎榜上的人物,林开云不由得皱眉道:“关中刑堂什么时候有龙虎榜出身的人了?是谁?”
 
    魏九端指着楚休笑了笑道:“是我麾下的巡察使楚休,最近才加入我关中刑堂的。”
 
    听到楚休的名字后,林开云的双目当中却是猛然间露出了一抹凌厉之色来,犹如剑意般锋锐刺人。
 
    “你便是楚休?位列龙虎榜第十八位的‘血魔’楚休?”
 
    楚休淡淡道:“正是。”
 
    林开云想要说些什么,但他身旁顾江流却是拉了他一下,让林开云接下来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对着楚休冷声道:“有时间,切磋一下。”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有时间倒是可以,只可惜在下身为关西巡察使,事情多的很,不像林少侠这么闲。”
 
    这林开云大庭广众之下就对楚休露出这么大的敌意来,让楚休很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也没有招他惹他,甚至他跟这林开云还是第一次见面,结果对方就对自己有敌意,难道是因为龙虎榜排名的原因?
 
    不过龙虎榜上虽然竞争激烈,但却也不至于一见面就这幅模样吧?
 
    实际上楚休猜的不错,林开云对他敌意这么大,还当真是因为龙虎榜上排名的原因。
 
    眼下林开云位列龙虎榜第二十一位,而之前他是位列龙虎榜第二十位的。
 
    只不过是因为不久之前楚休的出现,他竟然直接一跃到了十八位,这才把所有人都挤下去一个排名。
 
    龙虎榜之上,前二十可是一个台阶,楚休的出现相当于是把林开云挤掉了一个梯队。
 
    说起来林开云对于龙虎榜上的排名如此执着,还是因为他们剑王城内部的原因。
 
    剑王城这一代英才辈出,其实林开云的名气并不是最大的,一提到剑王城,众人想到的便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剑首’方七少。
 
    方七少并不是方家的七少爷,他那个‘少’是多少的‘少’,所以这也成了方七少的口头禅,每次他跟别人介绍自己,都会说一句,自己的名字是多少的那个‘少’。
 
    七岁学剑,五年时间学遍四大剑堂,就连四大剑堂的剑术教头都曾经说过,方七少的剑道他们已经教不了了,因为他除了修为境界差,但在剑道上的理解上甚至要比他们这些剑术教头还要高。
 
    十五岁踏入江湖,七年间挑战无数同阶剑道高手,未尝一败,剑中之首的称号也是不胫而走。
 
    此生方七少只在龙虎山‘小天师’张承祯手中败退过一次,但那也是境界不如对方。
 
    况且败在惊才绝艳的小天师手中,方七少也算是虽败犹荣,此后数年,方七少一直都位列龙虎榜第三位。
 
    所以这样一来林开云便比较惨了,可以说他一直都活在方七少的阴影之下。
 
    他只是比方七少小几岁,踏出江湖的时候也比较少,第一次登上龙虎榜才五十多位,之后闭关修炼到内罡,出关一次好不容易闯到第二十位,方七少那边却是已经名扬江湖,哪怕是败于‘小天师’张承祯之手也是被江湖人赞誉。
 
    不甘心的林开云再一次闭关,这一次他修炼到了外罡境这才出关,结果还没等到他去跟自己的同门师兄较劲,便先被楚休给挤下去一个位置,他能有好脸色才怪。
 
    所以此时看到楚休,他才一副楚休欠了他几千两紫金的模样。
 
    魏九端感觉到场中的气氛好像有些冷,他不禁咳嗽了两声道:“行了,多余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鬼王宗的人敢扰乱我关中刑堂,这件事情我关中刑堂是不会放任不理的。
 
    我手下的人可以跟顾先生你们合作,双方联手,绝对能用最快的时间把鬼王宗那帮邪魔外道给挖出来,让他们全部伏诛。”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霸道的剑王城
 
    魏九端的话刚刚说完便被忽然被顾江流给打断。
 
    看着魏九端,顾江流沉声道:“魏大人,你貌似有些误会了,我剑王城这次来并不是要跟你们关中刑堂合作的,只是例行通知你们一下,我剑王城要在关西动手。
 
    合作是不可能合作的,我剑王城也从来都没有跟人合作的习惯,你们关中刑堂若是非要插手的话,那就跟在我们身后辅助我们便好了。”
 
    之前无论顾江流等人的态度如何嚣张,楚休等人如何不满,魏九端也没说什么,不过眼下顾江流却是太过分了一些。
 
    这里可是关中,结果顾江流竟然说让关中刑堂的人来辅助他们,这算是什么?把没把他们关中刑堂放在眼里?
 
    魏九端面色阴沉道:“顾先生,别忘了,这里可是关中刑堂!”
 
    顾江流淡淡道:“我知道这里是关中刑堂,如果这里不是关中刑堂的话,你认为我剑王城的人出手还用事先通知你们吗?”
 
    顾江流这话说的霸道,但却是事实。
 
    这种事情楚休便经历过,昔日他被聚义庄还有极北飘雪城追杀时来到沧澜剑宗的地盘,结果就是因为沧澜剑宗现在太过衰弱,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谁都没将沧澜剑宗放在眼中,连知会一声都没有,这也导致后来这三派被楚休案中挑拨,最后撕破脸皮动手。
 
    以剑王城的霸道程度,现在顾江流愿意去通知一下魏九端这个关西掌刑官,这显然是给他面子了。
 
    况且按照个人实力来说,顾江流也没怎么把魏九端放在眼中。
 
    顾江流外表看着年轻,只有三十出头,实际上他也的确很年轻,真实的年龄也只有四十而已。
 
    魏九端修炼了一百多年这才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而他顾江流只用了二十多年便到了五气朝元境的巅峰,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天人合一也是指日可待,他在面对魏九端时,可没有丝毫的敬畏。
 
    而且魏九端现在别看还有着天人合一境界的修为,但实际上他却是已经老朽,真打起来,谁胜谁负可还不一定呢。
 
    楚休等人都在看着魏九端,剑王城的人做事这般霸道无理,魏九端就连一丁点的表示都没有?
 
    只不过让楚休等人感觉到有些可惜的是,魏九端还真就没什么表示。
 
    他只是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冷声道:“配合你们剑王城可以,不过你们剑王城出手也要有些分寸,若是因为你们的出手搅乱了关中秩序,到时候自然有总堂的人下来跟你们分说!”
 
    看到魏九端竟然在剑王城这帮武者面前如此退让,楚休等人都是有些不满,魏九端这也未免太怂了一些。
 
    实际上魏九端倒也不是真的这么怂,怕了剑王城的人,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惹事而已。
 
    他知道,自己已经在掌刑官的位置上呆不了几年了,既然如此,那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来的好。
 
    他这边跟剑王城的人起了冲突,而且剑王城的这帮人在江湖上也是出了名的强势霸道,到时候纠缠起来说不定事情会闹到多大呢。
 

欢迎转载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 » 这才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而他顾江流只用了二十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