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转回到片刻之雷动天被年先生一掌击落

分享到:
 几乎在黑洞显现的同时,两道金光一左一右的急疾飞来,以流星赶月之势正整冲进了那黑洞之中。
 
    然后,乍闻轰的一声爆响。
 
    两道金光与雪尊者的掌力毫无花假地狠狠撞击在一起,刹那间石破天惊、地动山摇,其声势之隆,令到原本已经整个破碎的云府,就此从地面上跳将起来,无数的尘埃碎石飞腾。
 
    触目所及,尽是尘烟弥天;连正在降落的大雪,也被这漫天烟尘完全的遮蔽!
 
    随即,又有两声细弱的叫声响起,却是那左右疾袭而至的两道小白影好似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正前方,原本受困的那两头小家伙却籍此空隙脱身出来,全无丝毫犹豫的转身飞奔而去。
 
    能够清晰地看到,脱出雪尊者气劲笼罩的那两个小家伙飞一般追上那两个被震飞的小家伙,一口叼住后颈皮,嗖的一声遁迹无踪!
 
    “四头!?”
 
    “竟然有四头吞天豹!?”
 
    雪尊者只感觉浑身发冷,
 
    哪来这么多吞天豹?!
 
    怎么会有整整四头吞天豹?!
 
    以资料所得,这天底下总共有没有四头吞天豹?!
 
    这到底是云府……还是豹子窝?
 
    他来不及细想,向着剑尊者那边冲了过去,迫切地想要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剑尊者的惨叫,霜尊者的惨呼,早已让雪尊者心神不宁,毕竟这一夜中所发生的意外实在太多太多,仿佛一切尽都在意料之外,更不在情理之中!
 
    及至雪尊者飞一般的赶过去一看,一看之下就是得头皮一麻,怔然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只见剑尊者下身全是血污,赤裸的下半身,尽是血肉模糊,看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受了什么伤。但流出来的血液赫然是青色的,而且还在缓缓的凝结。
 
    只是,这种凝结趋势,分明就不是正常的凝结态势。
 
    而是……一种类似于彻底冰冻的凝结!
 
    雪霜冰三大尊者都精擅冰寒之道,自然甚知个中虚实,一见便知端倪。
 
    “怎么回事?”雪尊者此际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抱着万一的打算问道:“老大……怎么了?可要紧吗?”
 
    “老大他……”霜尊者只感觉手足无措:“老大的下身,受了重创……那,那蛋蛋被……被吞天豹抓下来一个……更要命的还在于,那吞天豹的爪子上还落有凝血之毒……”
 
    凝血之毒!
 
    雪尊者只感觉脑袋里嗡的一声,整个人都是一阵眩晕。
 
    竟是这么重的伤!还有如此狠毒的手段!
 
    “老大这会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状态,自身玄气也已经散乱难聚,显然是身心俱创,难以自行疗复伤患。”霜尊者显然是乱了方寸:“这可如何是好?”
 
    雪尊者这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胯下乃是男人的命脉,命根子之说,绝对是有其道理的。小则牵扯到男人的尊严,大则牵扯到以后的大道完整。
 
    而剑尊者的性格本就乖戾,对这一方面看得比之常人尤其重,更有甚者,剑尊者为了修炼剑道,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童子之身。
 
    “只要我剑道大成,冲顶神位;才会觅一红颜,留下血脉传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此一节,纵使修士也不可忘!”
 
    所以说,剑尊者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传统的人。
 
    他也一直将这件事情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从无半点懈怠。
 
    但是,偏偏就是在现在,明明他只差一步就能冲击道境;只要攀上道境,就能获得剑神承认,从而获得完整的剑神传承,成为新一代剑神。
 
    距离目标,就只得一步之遥的关键时刻,却遭遇了如此惊天变故、惊天惨变!
 
    无怪乎连剑尊者这等功候之人,都要告承受不,心灰若死;将心比心,若是换了自己,雪尊者觉得,自己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住,或者比剑尊者还要不堪也说不定!
 
    “你且看住老大!”雪尊者当机立断:“我去找云扬要解药!”
 
    不等霜尊者回答,雪尊者的身子在大雪中陡然一晃,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霜尊者将剑尊者小心的抱起来,游目四顾之下,发现周遭除了自己再没有其他人了。
 
    天地之间竟是满目寂静,霜尊者一时间不禁生出一股悲凉之意。
 
    云府就还有几间厢房没有被毁坏,也是已经摇摇欲坠。
 
    但,毕竟还可以遮风挡雪,现在剑尊者,除了迫切需要解药之外,还需要一个相对安稳的休息场所,而云府尚存的那几间厢房,正是最佳选择。
 
    霜尊者抱着剑尊者,小心的挪到了厢房中,一时间,只感觉心中各种念头纷沓而至。
 
    四季楼五大尊者纵横天下,多少年都是风光无限。从来没有折损过,连一次重伤都没有,更何况是兄弟一起受挫!
 
    现在,五弟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雷动天手里;而老大的剑尊者居然也惨遭厄难!极有可能终生残疾。
 
    而且这种残疾还是不能言说的那种难言之隐!
 
    霜尊者此刻心中的挫败,几乎已经到了极处!
 
    ……
 
    时间转回到片刻之前,雷动天被年先生一掌击落,云扬第一时间冲到雷动天身边,抱着他撒腿就跑,速度之快,绝对是超越了云扬正常状态移动速度之极限。
 
    虽然云扬巴不得这个家伙赶紧死,恨不得刚才出手搞定雷动天的那一掌是自己所出,但现在,他却还是不能死的!
 
    开玩笑,他要是就这么一命呜呼,我怎么继续搞事情?
 
    所以云扬虽然知道冒险,却还是冲了出去。
 
    云扬看得清清楚楚,老穆同样被年先生一掌葬送,状况比之雷动天更惨!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可是雷动天的身上却有宝衣护体,就算承受相当的伤损,身受重伤;相信雷动天起码没有性命之忧,年先生这个最大的危险已经不顾而去。
 
    云扬自然立即采取行动。
 
    但等到他真正将雷动天抱起来的时候,才知道这家伙所承受的伤势到底有多重!
 
    雷动天的胸前肋骨,几乎全数折断!
 
    五脏六腑也因为那一掌的缘故,陷入随时可能枯竭崩溃的惨淡地步。
 
    非但嘴角全是鲜血,一个人更早已是昏昏沉沉,人事不知,脆弱到了相当的地步,光是云扬将他抱起来疾驰所造成余波冲击,就已经让他近乎承受不住。
 
    他还是穿着宝衣!
 
    年先生掌力之沉重,可见一斑!
 

欢迎转载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 » 时间转回到片刻之雷动天被年先生一掌击落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