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对方要用残命透支秘术来提升速度

分享到:
但云扬哪里还顾得上这细枝末节,除了不曾施展风相功体之外,当真是有多快跑多快,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
 
    能撑得住不死,算是你运气,也是我运气,若是撑不住死了,那就当是本公子倒霉了。花费了偌大心血,结果找到了一个短命鬼。
 
    不仅要承受四季楼的打击,还要面对你们雷家的报复……
 
    剑尊者全不出意外的衔尾追踪,白衣雪出剑拦住,云扬则继续跑。
 
    另一边,雪尊者亦被方墨非和老梅联袂阻击,外加两个白白伺机扰战。
 
    云扬全然的心无旁骛,就只一门心思的飞奔。
 
    对付剑尊者的连环手段,自然亦是云扬设置的;在云扬想来,若是侥幸成功,该当能够将剑尊者拖住,令其难以追及自己。
 
    但是云扬没有留下看,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两个白白的骄人战果。
 
    他万万不会想到,两个白白的配合竟是如此的给力,居然能够给剑尊者造成了如此重大的伤害。
 
    基本就是将剑尊者变做了一个太监!
 
    更因为这层变故,将霜尊者也一道留下了。
 
    现在紧紧地追在自己身后的,就只有一个冰尊者!
 
    然而就算对方只有一个人在后紧追,云扬所要承受的压力仍旧大过了天!
 
    冰尊者是什么人,终究是四季楼五大尊者之列,早臻天境的当世顶级强者,莫说云扬此际有雷动天这层拖累在身,移动速度大打折扣,就算只得云扬自己单独逃逸,那也是难以脱出其追踪的!
 
    当然,若是云扬此际施展风尊的风相化风之术,全速逃逸的话,确实早就可以将冰尊者不知道甩到哪里去,毕竟冰尊者不以速度见长,但现在偏偏不行,决计不能施展此招。
 
    怀中的雷动天看似是处于昏迷状态,实则根本就没有当真的昏迷,看着云扬的眼神,满满的尽是感激亲近的神色,嗯……还有一层类似羞恼的不甘。
 
    雷动天乃是真实的感觉:自己真真是日了狗!
 
    威风凛凛不过片刻,就被啪嗒一巴掌拍成了死狗!
 
    “那是……谁打……我?”雷动天被打的口齿不清,模模糊糊的问。
 
    云扬不答,只顾跑的飞快!
 
    一道冰刃已经破空飞来!
 
    ………………
 
 
------------
 
第六十章 顿悟!
 
    冰刃咻咻飞舞。
 
    身后的冰尊者尤在不断的加速,恨不得一把抓住两人,将两人生吞活剥,活活干死,方泄心头之恨。
 
    这种宛如实质的压迫力量,让云扬清晰认识到,对方在越追越近,而在身边随时盘旋飞舞的冰刃也同时更意味着,远程攻击随时可能到来。
 
    云扬的身法愈发的飘忽,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超越当前极致之上的高度!
 
    甚至,暗暗地运起了风行心法,加成当前的移动速度
 
    那种并不完全将自身化作风相,仅借助风力,乘风而行的状态。
 
    他的身法,不管是从灵活、多变、速度、诡异等各个方位评论的话,都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上上之乘,天下罕有!
 
    但长途追逐最根本的要素,乃是彼此本身修为深厚与否。
 
    论其修为,纵然云扬刚刚增加了百年修为,但终究是冰尊者高了不止一筹,更兼云扬还抱着一个人,即便是拼了命、玩了命的逃逸,与对方的距离终究不免还是在越拉越近。
 
    只是此际,距离云扬将十几颗丹药塞进了雷动天嘴里的那会已经有些时间了!
 
    这亦是云扬所期许的一层寄望!——万一雷动天能再度生龙活虎的站起来呢?
 
    那岂不是啥事儿也解决了?
 
    情况也正如云扬的期许那般,雷动天原本异常急促的喘息声渐次平稳下来,而这会他看着云扬,艰难的发声:“云……兄弟,你……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我不能死……我不想死啊……”
 
    云扬听闻此言,只差一点就要将这个混蛋狠狠掼在大石头上摔成肉饼。
 
    你不想死?那……请问谁想死啊?
 
    这货咋能这么说话呢,你红口白牙的说拿我当兄弟,这等危机关头,你正合该大义凛然的说一些个兄弟你快将我放弃,你独自一人逃生希望大增这类的套路话好么?你就这么平白直叙的说救救你?
 
    我这不就是在救你?我已经出尽奶力了好么?
 
    现在问题症结所在是……怎么救?
 
    我这般拼命地跑也跑不过人家的追踪啊!
 
    原本我还指望你另有某某秘术,将伤势压下去,然后将追兵重创,彻底完结这场追猎大戏好吗?
 
    结果你一张嘴就来了一句求救?
 
    现在的情景,你他么的说出这么不合时宜的混蛋话,你还让我怎么有兴趣与你演绎兄弟情深不离不弃?你脸这么大,你家里人知道吗?他们怎么就放心你这样的货色出来行走江湖呢?!
 
    可云扬心里如何腹诽也好,总是不能将话明着说出来——
 
    “我知道,我尽力而为。”云扬飞速前奔:“大不了,咱们兄弟死在一起!”
 
    雷动天感动地说道:“多谢云兄弟待愚兄的一番情义,其实……还有一个折中的办法……你可以偷空将我藏在一个……较为隐秘的……地方,然后……你独自出去……引开追兵……只要没有我这累赘,相信敌人怎么也奈何不了你!”
 
    云扬险些骂娘!
 
    真当我傻么?
 
    把话说漂亮了就能掩饰你他么的想让我当你替死鬼的事实嘛?!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一肚子损人利己,你这么能说你咋不上天呢?!
 
    指望我一个小虾米救你算个什么说法?!
 
    身后,意料之中的远程攻击终于如期上演,上百道冰刃铺天盖地的急疾追来,各种角度,旋转的,直飞的,上挑的,下劈的,环绕的,直接飞到前方又绕回来的……
 
    冰尊者冷冰冰的声音:“还跑?本尊倒要看你俩能跑到什么时候?”
 
    云扬身子陡然一折,前进轨迹乍然出现了一个极为怪异的幅度,他的脚步保持往前冲,腰部却偏移到左边,乍看起来貌似上半身与下半身完全脱节,异常的诡异。
 
    而更怪异的还在于,他的头侧向了另一个相反的方向。
 
    云扬这一瞬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具已经支离破碎的尸体,仅止于藕断丝连的连接在一起,由着惯性持续各司其政往前奔跑,然而移动速度却是快得惊人,那上百柄冰刃,原本几乎封杀了所有闪避余地的冰刃,就那么擦着他的身体一掠而过!
 
    没有任何一道伤到他!
 
    “好身法!”身后,冰尊者赞一声:“只可惜,身法再好,也弥补不了真实实力的差距!”
 
    说话声音显见又拉近了三丈。
 
    刚才云扬的躲避,纵使如何巧妙,纵使仍旧保持了急速前行的状态,可整体移动速度仍旧不免受到影响,致令双方距离进一步缩短。
 
    而身后的冰尊者已经是一肚子惊讶!
 
    眼前这个小虾米,真实修为比之自己差了至少十八条街,还抱着一个人在前面奔逃,自己一口气追了这么久,居然还是没有追上,自己追击的时候还有发出异常密集的冰刃攻击,也没能阻止其逃逸脚步……
 
    这小子什么身法?
 
    这等身法岂止超妙,便说是独步当世也丝毫不为过!
 
    若仅止于此,冰尊者虽然也要叹为观止,却还不至于感到不可思议,真正让冰尊者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这一路追逐下来,云扬那小子的玄气凭什么到了现在还没有枯竭呢?!
 
    云扬此子至多也就只得天境一品的修为,还多带了一个重伤濒死的累赘,断没有理由能够支持到此刻啊!
 
    但双方距离已经缩短到十丈,对方再怎么身法超妙,却也已经注定逃不脱了!
 
    云扬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厉色,突然猛地往前冲了十七丈,这一冲,移动速度比起刚才几乎提升了一倍,一下子再度拉开了五丈距离!
 
    “咦?”
 
    冰尊者诧异了一声,以为对方要用残命透支秘术来提升速度,正待深吸一口气将这场追猎大戏继续下去。

欢迎转载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四季彩app_四季彩平台APP » 以为对方要用残命透支秘术来提升速度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